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BIG5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多彩播报  新闻  评论  专题  策划  宽频  名博  社区  权威发布  社情民意  文化  教育  旅游  公益  健康  娱乐  图片  企业  工业  白酒  黔茶  理财  汽车
您当前的位置 :金黔在线 > 贵州都市报 > 周刊·专栏·专刊 正文
24小时新闻排行
·疲劳驾驶引发交通事故,造成7人死亡肇事司机领刑五年
·窃电丢“饭碗”抄表员:处罚太重了
·偌大地方只有5所公共厕所金阳“方便”很不便
·真情丈夫 守护妻子19载
·翻爬围墙不慎落水5岁男孩命丧浇水池
·大字报揭发他“敲诈”,谁来证明他清白?
·大学毕业前最后一晚 他们砸瓶子告别母校
·假期做义工
·100余民工工资被拖4月劳动监察追回70万
·5次超速驾车 谁干的?
周刊·专栏·专刊
贵州都市报文章页周刊·专栏·专刊
【图文】一座村庄的尴尬——“光棍村”调查
http://www.gog.com.cn  07-07-02 09:28   金黔在线-贵州都市报

  
  现实:

  一村290个光棍汉

  6月18日,持续几日“端阳雨”后,瓦房村(化名)上空纤尘不染。

  在距离县城70多公里外,坐落在半山腰的瓦房村被一条盘山公路分成几片。

  田里,禾苗翠绿,上山树林摇曳,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。让人疑惑的是,这个景色宜人的村庄却是因光棍汉较多而“闻名”。

  据统计数据显示:瓦房村600多户2100多人口,未婚汉子就有290多人,25岁以上的198人,30岁以上的81人,40岁以上的43人,50岁以上的27人。与此相对应的是,村里20岁以上的未婚女青年仅有60人,且都外出务工。

  正是由于大多数青壮年汉子找不到对象,瓦房村成为县里远近闻名的“光棍村”。

  近年来,为村里的大龄汉子找老婆,一直是村支书兼村长最难最头痛的问题。

  这个历任16年村长和支书的老领导,每次到乡里、县里开会或赶集时候,光棍村的帽子,常常让他感觉“抬不起头来”。

  “无论在什么场合,我都在反映村里的光棍问题,甚至提出帮忙解决几个媳妇。”杨学军笑着说,“但效果总是不明显”。

  前不久,在该县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我们刚抵达该村村民董学彪家院子里,几分钟内就聚集了10多位村民。经记者了解,其中7位村民均为光棍汉,年龄在28岁到51岁之间。

  听说记者是来了解村里娶媳妇难的问题,家住一公里外的光棍杨德军特地跑来“诉苦”,希望得到帮助。

  据37岁的董学彪介绍,他和他41岁的三哥董学魁都没有找到老婆,村里像他们这样的光棍“走错路都能碰到”。

  突围:

  漫漫心酸相亲路

  在稻田里呆了5个多小时后,40岁的董学魁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。这位20年前就开始寻找对象的汉子是瓦房村有名的“苦命人”,他先后找到的6个对象都因“坐不家”跑了。

  匆匆吃完午饭后,董学魁又匆匆起身向几百米外的稻田走去,身后传来36岁的弟弟董学彪焦虑的声音:“今天大伯叫你去相亲,你就不能去招呼招呼?”

  “不行,秧苗都快老了。”扔下一句话,董学魁渐渐走远了。

  在弟弟董学彪的记忆中,哥哥在田里地里已经这样无声息地干了20多年。“有时甚至几年不出村庄一步。”

  尽管自己也没有找到对象,但他更担心着哥哥的婚事。他的理由是他年轻点,比哥哥多4年的时间找对象。

  董学彪说,小时候他家很穷,耳聋的父亲和不识字的母亲将他们全家5姊妹拉扯大已经很不容易。除了姐姐嫁到外村外,父母只帮大哥、二哥娶上了媳妇。对三哥和他的婚事,父母再也没有能力了。近几年,没有进过学堂的董学彪常到县城承包小工程。“日子还过得去,房子都换新的了。但还是没找到媳妇。”

  如今董学彪和哥哥董学魁相依为命。这个身高1.80米的汉子至今还记得去年父母去世时留给他最后的一句话:“老五啊!无论如何你们都要找个媳妇哦,你比三哥强点,你也要帮助他找。”

  此后,董学彪和他三哥就一直行走在相亲路上。

  “都不晓得相亲多少次了!”董学魁神情木讷地说:“20多年来几乎每年都有几次!”可每次相亲的结局,几乎都是失败。

  “现在,我对相亲没什么兴趣了。”董学魁有点绝望。

  而对当上小包工头的弟弟董学彪来说,10多年来,他的运气比哥哥要好得多。“相中过20多位女人,有几个甚至到家中生活了几个月,可最终还是跑了。”

  与董学彪兄弟命运相似的是,全村200多个未婚汉子,多年来在相亲路上尝尽了辛酸失望。

  困惑:

  一座村庄的尴尬

  众多光棍汉的存在对村子的安定和谐无疑带来“隐患”。。

  “没有老婆的四处讨老婆,有老婆的要守住老婆。”作为村长和支书,本村的“丑事”有时候让杨学军“羞于启齿”。

  杨学军至今还记得,村里一位姓陈的村民因怀疑妻子与本村一光棍有染,遂设计佯称进城有事离开村庄。当晚凌晨2时许,他和兄弟等亲属一起突然回家捉奸,并将那个光棍扭送到杨学军家。

  处理此类事件,让村干部余德祥(化名)十分头疼。尽管这并不是他们的工作内容,但事情发生了,他不得不和乡里综治办的同志一起处理。

  而此前,该村40多岁的光棍杨达生(化名)也曾被当场抓获并打伤住院,事后杨达生要求对方负担3000多元的医疗费。

  最终,余德祥和乡综治办同志按《治安处罚法》对杨达生处以5000元罚款——其中3000元用于负担医疗费。

  另一类尴尬的现象是,村里一些外出务工的大龄光棍汉,“有时常将别人的老婆哄回来,由此经常引发打斗”。

  2月前,该村村民张勇(化名)在龙里做工时,将别人的老婆哄回来了,对方几十人找到张勇家来“抢人”,剑拔弩张时,余德祥不得不出面调停方才平息。

  在瓦房村,光棍现象引发的另一种趋势更加令人担忧。为了娶上媳妇,有人越来越不择手段,甚至铤而走险花钱买老婆。

  据介绍,该村37岁的村民杨小毛在广州打工时认识了有夫之妇李小莹,后与其丈夫发生械斗,冲动下杨小毛持刀将对方砍死。去年,杨小毛被判处死刑。

  而在去年,一个村民花6000多元在黔西买了一个老婆,结果买来的老婆10天后就跑了。

  在瓦房村,一桩婚事至今被村民们谈论着。一个26岁的小伙子娶了一个46岁的女子。“可就是这样的一桩婚事,也让村里的光棍汉们十分羡慕。”

  值得庆幸的是,有关部门及当地村委会已经意识到光棍增多引发的问题。

  每年春节期间,村委会都要将全村所有未婚汉子集中起来学习《婚姻法》、《刑法》等法规条文。同时鼓励光棍汉外出务工,一方面能够减少滞留村庄光棍汉的数量,另一方面“或许在外面能够讨到老婆”。

  根源:

  贫穷催生“媳妇荒”

  “光棍村的现象,归根结底在于贫困。”贵州大学人口研究中心主任,硕士生导师杨军昌分析说。

  由于光棍汉的年龄跨度达4个年龄段,说明“光棍村”的成因由来已久。

  早年,由于全国经济状况都不好,在山区生存条件尤显艰难的前提下,本村姑娘基本外嫁,外村姑娘又不愿意嫁到这些地方,由此必然引发“媳妇荒”。

  在瓦房村,至今还流传着一段顺口溜:“山高路陡石旮旯,常年都吃包谷沙;要想吃顿白米饭,除非老者生娃娃。”

  据村长杨学军介绍,瓦房村人均耕地2.1亩,尽管高于全国人均耕地1.41亩的水平,但山高土贫,稻田稀少,村民生活十分艰难。

  县政府一位官员分析说,由于历史、自然、地域等因素,致使该村出现严重的“媳妇荒”。近年来,县政府加大了对该村的扶持力度,目前村里基本上都通了水泥公路,人均收入从以前的300多元上升到目前的1600多元。随着村民们不断脱贫走向富裕,娶媳妇难的现象将会逐步得到改善。

  另外,杨军昌教授还认为,现代文明和打工潮背景的冲击,也是“媳妇荒”形成的一大原因。他说,在当前农村,由于大量农民外出务工,本地姑娘不但外嫁邻村、邻乡,有的甚至外嫁其他省份,致使本地女性人口锐减。尽管外出打工的男性村民也能从外地娶到媳妇,但在贫穷、落后、自然条件恶劣的前提下,很难留住外地女性人口。于是,在多种因素的聚集下,“媳妇荒”的形成就成为必然。

  他认为,如果这样的现状继续加剧,不但会引起社会治安、伦理道德等方面的负面效应,而且极有可能导致近亲结婚现象抬头。对此,有关部门应给予关注,加强调研及时解决。

作者: 本报记者 陈刚  编辑: 李茂 [发表评论]
 
图片新闻

 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0000000295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